• 名家观点

    数字化工艺的创立者,独一无二的艺术典范
    ——《3D Imperial》独家专访3D打印设计师Tobias Klein

    2021-01-15来源:3D帝国网

      Tobias Klein(簡鳴謙)

      毕业院校:亚琛工业大学,维也纳应用技术大学,英国伦敦大学学院

      Studio Tobias Klein工作室创始人

      从事建筑、艺术、实验装置、互动媒体和雕塑等工作

      作为数字化工艺的创立者,Tobias Klein身上具有与生俱来的冷静和专注,他的目光深邃悠远,通过他定格聚焦的神情,仿佛可以穿越科学与建筑艺术的基底,带着好奇通向未知而神秘的科学世界在浩瀚璀璨星空中穿梭Tobias Klein运用3D打印技术创作了一系列非凡而独一无二的艺术作品,这无疑是科学与艺术最完美结合的典范。

      Tobias Klein所潜心创作的系列作品Mitosis(有丝分裂)、Mutation (突变)和 Entanglement (缠结)凝聚着他匠心独运、巧夺天工的艺术手段和匠人精神。专注于自己所热爱的领域,然后将天赋和热情发挥到极致,迸射出惊艳世人的火花,这是Tobias Klein一生为之孜孜不倦的追求,他运用科学作品和开阔的思维、前瞻性的视野研究3D打印的信念,使他成为在3D打印技术领域中的典范人物。Tobias Klein将自己的实践定义为造物主、工匠、研究员、艺术家和建筑师。

      通过探索3D打印在建筑、艺术、设计和交互式媒体装置中的应用,Tobias Klein创造了一种以自然材料、自然艺术品和文化历史参考为基础的当代CAD / CAM技术的融合。

      image©Tobias Klein

      3D Imperial这是您第二次接受我们的采访,上一次是在20184月,在过去两年多的时间里,您对于3D打印有什么新的认识和想法吗?

      Tobias Klein :我致力于创立数字化工艺(Digital Craftsmanship)这个概念。这门全新的学科使得数字材料和传统材料的综合运用成为可能,也提供了一种将诗意与技术相结合的实践方式。

      数字化工艺(Digital Craftsmanship)和传统的二元论不同,从制造流程和对材料的理解上来讲,它并不将数字化模式和传统模式相对立。十五至十六世纪,人们在智力劳动和体力劳动之间产生了分歧,而在十九世纪又产生了机械化生产和诗意创作之间的分歧。我用三种可操作的方法来弥合这些分歧。

      第一种方式里,我将一些物理存在的实体轨迹迁移(transfer)到数字环境中,并使数字对象反向适应文化制品的叙事和价值。同迁移相对应,变形(transformation)则根据特定的文化语境用特定的材料来为被转移的数据赋予属性,从而将这些数据进一步解放出来。

      image©Tobias Klein

      2018年以来,我所创作的作品是对数字化工艺的一种证明。数字化工艺提供了一种合作式的实践模式,在这种模式里,迁移(transfer)和变形(transformation)结合成了一种涵盖手工科学与工程学的对话,从而衍生出新的混合型物件、材料与工具,并为它们赋予了叙事和价值。

      为此我创作了一系列的艺术作品和实验,我尝试去探究3D打印它作为一种材料,类似于传统雕塑所使用的木头与石头,但我试着去拓展它在形式和形状上的品质。我是通过两个看似相反的研究领域和艺术创作来实现这种探究的。

      在第一种研究与创作中,我与来自材料科学(Material Science)、机器人学(Robotics)、化学(Chemistry)和艺术史(Art History)领域的研究者进行了跨学科合作。我一直在研究中国陶瓷(Chinese Ceramics)和陶瓷画领域,试图将它们的价值和技术转化到3D打印的表面涂层上。

      image©Tobias Klein

      目前,将氰化物颜料(Cyanotype)悬浮在明胶介质中所产生的涂料可以被应用于双曲面之上。即便物件的形状复杂,我们也仍然可以生产出消费级别的产品。同时,我们与材料科学和化学领域的专家顾问一起,发现了多种在电离过程中提高物体表面黏着性的化学方法。除去明胶-氰化物颜料的组合,我们也可以通过等离子反应(Plasma Treatment)来提高物体表面对颜料的黏着性。

      同时我们也在测试是否有可能将氰化物颜料直接施加在尚未完全聚合的SLA材料表面,从而取代明胶-氰化物颜料的组合,而在3D打印的物件表面达成一种介于湿壁画和釉料之间的效果。为实现这个效果,我们试图用化学方法打开3D打印物件表面的化学键,并通过芬顿反应(Fenton Reaction)使氰化物颜料沉积在物体表面。

      请参考以下图片:

      image©Tobias Klein

      而在第二种研究与创作中,我则一直在与玻璃制造领域的传统手工艺者进行深入合作。这次合作奠定了我的系列作品Mitosis(有丝分裂)、Mutation (突变)和 Entanglement (缠结)的基础。我的每件作品都是在研究3D打印和玻璃吹制之间的关系。我喜欢和数字化或实际的形状、化学物质、激光、钻头、玻璃、聚合物以及字节打交道。我将自己的实践定义为造物主、工匠、研究者、艺术家和建筑师。尤其是“受过专业训练的建筑师”这个概念。古希腊语中这个词是“ arkhitekton”,意思是“建筑大师、工程主管”。arkhi意为“主管”,加上tekton,其意思是“建造者、匠人”。我的实践是以当代对数字化表达和传统技术的理解为基础,在数字化领域里对这个概念进行的呈现。

      以上这些研究成果成为我这些系列作品Mutations(突变)、Mitosis (有丝分裂)和Entanglement(缠结)的基础,关于这些作品我们将分开讨论。

      3D Imperial您近期成功举办了个人展出,展示了您过去15年的作品和最新的20件设计作品,可以跟我们分享一下关于这次展出的事情吗?

      Tobias Klein:蜕变与对抗是我迄今为止最全面的一个以数字化工艺(Digital Craftsmanship)为主题的个人展览。通过探索3D打印在建筑、艺术、设计和交互式媒体装置中的应用,我创造了一种以自然材料、自然艺术品和文化历史参考为基础的当代CAD / CAM技术的融合。

      Metamorphosis(蜕变)阐明了变化和变形的多重过程。在作品中,这可能以多种形式来表现:通过高温高压、晶体生长、工艺开发的各个阶段、视觉(以及音乐主题)的复杂转换,以及同一物件的多种版本和变体的迭代。这其中也包含来自神话的变形生物。最后是我本人由建筑师到数字工艺领域的实验艺术家的转变。

      image©Tobias Klein

      Confrontation(对抗)可以理解为两种完全不相关的材料组合-骨骼和玻璃、骨骼和3D打印、3D打印和晶体,或者是3D打印和玻璃。但是标题中的Confrontation(对抗)也指各种各样生产技术的融合,例如将3D打印技术同结晶的骨头或者吹制浇铸的玻璃加以融合。这种融合通常是把有机生长和无机创造的结构结合到一起,通过这两种力量的相互作用而产生对抗。Confrontation(对抗)也指作品和观众之间的邂逅。这与观众在置身于作品面前或者带上VR眼镜去探索一个虚拟环境的体验相关。

      Metamorphosis(变形)和Confrontation(对抗)这两个词衔接在一起的不是and(和)”,而是“or(或)”。这个“or(或)”并不是表示二者没有链接,而是代表了一系列选项。它们使得观众可以在展览中的同等作品之间进行选择,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展览提供了不同的策展方案和展出语言。通过这些替代选择,观众可以体验展览的连续变化形式和作品提供的各种体验。

      这次的展览追踪了我在过去十年间的作品,并分为四个不同的展览区域:Bones(骨骼)Masks(面具)Mutations (变异)和 Forces(力量)。每个区域都揭示了艺术家作品之间的关联和演变,但同时要求参观者采取谈判进化或者对抗的立场。

      image©Tobias Klein

      第一个区域,Bones(骨头),起到一个概述的作用。这个空间放满了参考文献和模型,这些都是艺术家的灵感和原始资料。这个空间已经变成了一个放满珍品的橱柜(即德语中的Wunderkammer”,英语为“room of wonders”,多宝阁)。

      在第二个区域,Masks(面具)里,只单独放置了一件交互式作品。受到粤剧(Cantonese Opera)面具的复杂细节和文化典故的启发这个交互装置将观众转变为一个探索环境和意料之外的时刻参与者。

      Mutations(变异)是第三个区域。在这个空间里,我将三个不同的作品放置在一个有趣的序列中,这个序列即The Invisible Human (看不见的人类),Melted Proportions(融化的比例)和Witnesses(证人),同时以时间和空间的变化为主题。

      在最后一个区域,Forces(力量)中,我在传统形式的中国木雕、实验性的玻璃吹制和数字化变形的装饰物之间建立了对话机制。

      从整体上来看,各个独立的区域都建立了无数种理解形式。一方面,它们使参观者能够理解数字化材料和传统材料的精妙之处,同时表达了在新事物与旧事物之间存在互相阐释与交流的能力。

      整个展览可以被看作是Wunderkammer(原文用了德语,英语意思为room of wonders”,多宝阁)的衍生作品,展览本身便是意见艺术品,令人印象深刻地展示了内容丰富的数字化工艺(Digital Craftsmanship)。

      image©Tobias Klein

      此次展览也出版了一本有关数字化工艺内容的综合出版物:https://hkupress.hku.hk/pro/1841.php

      以及这本出版物的盒装限定版:

      https://www.kleintobias.com/metamorphosis-or-confrontation-limited-edition

      展览相关视频: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47j-pMS3rM

      3D Imperial》:您的作品Glass Entanglement可以将玻璃材质和3D打印聚合物相结合,您是如何做到的呢?在您看来,这种结合是否会带来更多精美的3D打印作品?

      Tobias Klein:量子纠缠是一种量子力学的现象,它描述了一种当大量粒子产生并互相作用而成为一个综合整体之后,其中任何一个粒子都无法作为个体被单独描述的状态。

      作品Glass Entanglement(玻璃缠结)构造了一个相似的状态,在这种状态下,其以数字手段构筑的部分和以传统手段构筑的部分都无法单独读取及描述。这个作品将玻璃体的各个部分用物理切割的方式相互隔离,而3D打印的部件和玻璃部件相交互而组成一个生态系统。用数字建模的方式将以上这些元素组合在一起,它卷曲状的结构就类似于生物细胞在形成多细胞高阶生物时的生长形态。

      image©Tobias Klein

      Glass Entanglement(玻璃缠结)是我在皮尔查克玻璃学校(Pilchuck Glass School)做访问艺术家期间创造的一系列吹制玻璃容器之一,这个系列共有十件作品。这些玻璃容器的诞生和形状都遵循原始有丝分裂的概念,将单个细胞分裂为两个,这就是生命复杂形式的开始。在皮尔查克玻璃学校(Pilchuck Glass School)创作完后,吹制的玻璃容器被裁切,将其区分为上下两部分。完整的玻璃容器在裁切之前未经3D扫描,而在裁切后,它被摆放为特定的形态,用夹子固定并进行扫描。这样我就可以通过数字的方式来增强现实:基于扫描得到的玻璃模型,我加以建模并3D打印出来,这些打印出的结构可以反过来固定住玻璃容器在被扫描时的形态。在这种形态里,一段空白的空间被安插在上下两部分玻璃之间。空白本身是无形的,同时也是一种表述,挑战了数字化手段和传统手段——技术和诗意之间的关系。

      image©Tobias Klein

      这个系列的作品探讨了传统的手工玻璃作坊与我实践中的数字化环境之间进行协作的可能性,并将表现这个概念带进了玻璃与3D打印聚合物之间的交互之中。Glass Entanglement(玻璃缠结)这个作品的设计目的是建构一种大型有机的结构。3D扫描和打印必须要在这种结构里同时发挥作用,否则这个玻璃容器便无法存在(没有3D扫描的数字玻璃,则3D打印的模型无以被创造,而没有3D打印所得的聚合物,玻璃在现实中则无以支撑)。于是在这种结构里,拟态与假象便在同时发生。

      玻璃缠结是一种方法、技巧和物料的融合,一种物质状态的超进化的状态。在这种状态下,升华(扫描物理对象;将物理转换为数据)以及物化(升华的反向:3D打印的数据固化为物理模型)形成一种新的有机体。玻璃缠结是手工玻璃制作3D扫描和3D打印,其中玻璃的扫描是一种构造形式的表现,否则,将不可能在单独的数字空间或物理空间中实现这种形式。Glass Entanglement(玻璃缠结)这个作品扩展了关于数字化手工艺品质的新兴论述。作为一种新学科,将物质知识数字化工具和传统技能融合在一起,形成了新的看法,在制造实践和手工艺实践之间进行了对话。

      image©Tobias Klein

      3D Imperial》:您精美的3D打印作品 Glass Entanglement,灵感来自于哪里?

      Tobias Klein :我作品的多面性在于对跨学科(建筑、艺术、科学、医学、哲学)的广泛涉猎,以及在媒体、维度、方法、材料、工具和操作方法(转移、转化、合并和扩充)之间的探索。这种混合技术的形式,非均质性和不连续性加上实验性的设计,与一种新的词汇表密切相关。而这个词汇表以“数字化”一词开头。

      我选择数字化但又不计算机化(交予计算机去完成所有任务),不仅是由于我对计算机化缺乏兴趣,而且因为计算机化本质上是与技术中心论体系下的计算优化和效率提升相关联的,而我想与之保持距离。我更愿意将诗意作为自己的目标,而将工艺生产定义为一种技术上的、理论上的和文化上的实践。

      我用“数字化的分身”来描述这种对称性,欣赏作品有很多种方法和理由(美学、哲学、科学、艺术),这些灵感来自于对所有领域的参与。

      image©Tobias Klein

      3D Imperial》:创造出像Glass Mutations这样优秀作品需要花费很长的时间。在此过程中,有哪些令您印象深刻的地方?或者说哪些是您觉得最困难的地方?

      Tobias Klein:玻璃变异本质上表述的是一个体积。这个体积是简单的,由吹制玻璃定义的,同时又是发展进化的。与这个体积共同演变的也包括其集合结构和物料的复杂程度。和浇铸相比,吹制玻璃的过程是十分短暂的。液态的玻璃从熔炉中移出,被置于吹管上。紧接着液态玻璃便会冷却,其黏稠度也会发生变化,会由液体的状态转变到一个相对固定的状态。液态的材料被不断旋转,从而被置于吹管的中心。玻璃工匠向吹管中吹起使液态玻璃膨胀。更多的液态玻璃可以在这个过程中被加进来,而通过改变旋转的方向各种形状也可以被塑造出来。最终我使用的玻璃容器被放置于一个固定的熔炉,经过多次重加热过程,又用剪刀和其他工具加以塑性。

      玻璃变异是基于有丝分裂的概念的。有丝分裂描述了一个细胞分裂成两个并且构建出更为复杂的有机结构的过程。这是所有复杂生命体的开端,而玻璃变异延申了这个概念,并且重点关注定格在进化和变异这两个概念上。

      当在玻璃吹制的过程中,我想要为既有的玻璃加上第三个体积时,细胞分裂的线形过程就瓦解了。从生物学的角度来说,在正常情况下,一个细胞是不可以分裂为两个以上的细胞的。

      而癌细胞则不然,一个癌细胞可以无限地分裂下去。如果说正常细胞单调重复的一分为二是进化的基础,那么癌细胞的无限分裂就进入了变异的领域。从工艺的角度来说,第三个体积打破了制作流程和物件整体形态的稳定性。这个玻璃物件不再是一个四平八稳的形态,而偏移了中心。

      image©Tobias Klein

      玻璃变异这个系列的作品,并不聚焦在玻璃物件本身的几何复杂度上,也并不聚焦于3D打印是否可以实现一些本不可能的结构。玻璃变异是一个玻璃体积和3D打印的融合体,玻璃体积被置于一个有机结构的3D打印底盘之上。这件作品并不是静态的,不是结论性的,而更像是悬浮在一个只可以存在于3D扫描里的形态,而3D扫描如前所述,是升华的过程。几件独立而又相连接的玻璃本身是在物理上有区隔的,而3D打印的结构又同这几个独立的玻璃交互形成了这个作品。这些元素通过数字化建模结合在一起,就像是细胞分裂与生长之后共同构成更高阶的有机结构一样。

      当我们将玻璃突变系列视作一个整体,这个系列构成了工艺、材料和形式的聚落生态环境(Biotope)。

      image©Tobias Klein

      3D Imperial》:3D打印技术的教育目前发展迅猛,您对此持乐观积极的态度吗?

      Tobias Klein :基于项目的教与学,在创意教育领域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在与艺术和设计相关的课程中,这种方法不仅可以培养出更具创造力、技艺高超和独立的设计师,而且可以促进整个领域的创新和崭新的应用。

      3D打印在树立艺术价值方面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而且日益受到人们的重视,以促进将科学和技术知识有效地转化为新颖的产品服务和流程。

      我建立的教学方法使学生能够学习,并将传统工艺方法和材料制造转化为创新的设计方法,将新的材料组合和数字化的制备方法运用到数字化工艺(Digital Craftsmanship)这个新学科中。

      我个人的教学方法是使学生可以学习传统的工艺与材料制造手段并将之转化为新的设计模式,新的材料组合,以及数字化工艺语境下正蓬勃发展的数字制造手段。这将带来一种新的形式和新的材料表达,这些都是以3D打印为基础的,对传统工艺流程的分析与改进。这包括了对3D打印机本身的理解,以及一种将传统陶瓷进行3D扫描并转化为3D模型以便加以改进并进行3D打印的过程。

      image©Tobias Klein

      3D Imperial》:在您众多精美的3D打印作品中,您最喜欢的是哪一件作品?为什么?

      Tobias Klein COEXISTENCE(共存)系列作品探索了不同加工方式的时间性,以及不同加工方式共同构成一种陈述的可能性。

      牛顿的第二运动定律描述了物体的质量与加速物体所需力之间的关系。牛顿第二定律指出F = ma,即作用在物体上的力(F)等于物体的质量(m)乘以其加速度(a)。由于加速度是单位时间内的速度增量,所以通过离心力和膨胀来塑性是一种与时间相关的行为。这个过程清晰表达了基于时间的形式。

      在整个作品中,玻璃呈现的最终形状需要冷却并进行退火处理。在改变温度时,整个过程允许消除材料中自然产生的张力。在作品的制作过程中,退火过程非常繁重,需要耗时数天。最后同样重要的是 COEXISTENCE(共存)中看到的形状与玻璃吹制的做法背道而驰。这是不可逆转的时刻,它们是对体积的定性,是短暂且不可逆的。

      所有这些基于时间的操作,瞬间发生的两个玻璃吹制容器之间的相互碰撞,与玻璃的超长使用寿命形成鲜明对比,玻璃是寿命最长的人造材料之一。美国新罕布什尔州环境服务部估计,玻璃瓶在自然环境中分解需要一百万年。

      image©Tobias Klein

      玻璃制作工艺及其寿命所具有的巨大时间性,同没有时间成分的数字化,以 3D打印的概念并列。3D打印作为一种材料,是短暂的,可以快速完成。物体是在电脑屏幕上制作完成的,塑形时没有力反馈,没有温度,也没有时间的概念。它们以非物质结构的形式存在,可以成型来适应玻璃物体,并与玻璃物体共存。

      这些过程的融合创造了一种共存形式,其中可复制的3D打印与独特形成的玻璃相遇。通过玻璃的反射和折射,它们共存并交织在一起,看似是把两种材料融合并进行了加工。

      3D Imperial》:3D打印技术对全球化市场造成了一定影响,对此现象,您的看法是什么?

      Tobias Klein 2012年,一篇广为传阅名为《经济学人》的文章写道:与工业革命一样,积层制造(即3D打印的另一种说法)将对我们的经济、文化、艺术和设计产生颠覆性的影响。

      今天,3D打印为制造任何形态的零件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可能性,不受几何复杂性或传统工业生产模型的限制。尽管如此,我们依旧很少把3D打印物体视为消费级终端产品。3D打印在形式上的复杂性、功能性和零件精度方面表现出色,但当前的应用方向,并没有以充分表达复杂的图案、花纹、和色彩为3D打印的目的。为了发展,技术必须与艺术表现力和文化话语共同合作。就数字化工艺(Digital Craftsmanship)的概念而言,这种综合将使市场和3D打印变得更加重要。

      image©Tobias Klein

      3D Imperial》:对于您的同名设计工作室和您自己,未来有怎样的发展规划?您目前正在从事什么项目?

      Tobias Klein :我的主要目的是探索数字化工艺(Digital Craftsmanship)的概念,它是跨领域跨学科和多学科平台,并在创意媒体(Creative Media)中崭露头角。

      这是基于我最近完成的博士论文《通过镜子,在计算机辅助设计和制造中,一种关于技术和生产的综合实践模型》(Through the Looking-Glass, A Synthetic Practice Model of Technê and Poïesis in Computer Aided Design and Manufacturing),也是基于过去6年研究的发现,这个研究被收录于有关这个主题的第一本完整的出版物中,同时也推出了有回顾性的Tobias Klein(簡鳴謙)个人作品展Metamorphosis or Confrontation蜕变或对抗)。

      今日的计算机辅助设计,已经越发在文化科技和历史层面上对工艺和制造的考量综合在一起。我的这本出版物,同我博士期间所作的研究一起,为这样的综合提供了一种基础。理查德·森内特(Richard Sennett)在《匠人》(The Craftsman)中描述,为了理解和整合工艺,我们应将手工艺理解和整合为一种机制,而不仅仅是全盘接受传统的制作方式,我们应当充分挖掘各种研究的成果,而激发整合设计(Integrative Design)的潜能。

      也就是:通过与当地传统工艺从业者合作,依托他们对材料和工具的了解,进行学科内合作。

      科学与工程方面的合作伙伴将新方法和材料策略整合到设计流程中,可以帮助我们进行跨学科合作。通过与博物馆和档案馆的合作,将传统文化知识融入到积极的整体设计过程,进行多学科合作。

      image©Tobias Klein

      3D Imperial》:您是否还有补充的内容想和我们分享?任何关于您个人或者您在设计方面的内容。

      Tobias Klein:我将我的实践置于一种场景中,这些场景中充满可能性,我可以与那些在各自领域里比我有更多知识的人合作,并且通过合作和交换,重构与重现,传递和转换,将一些既成的命题转换为开放的问题。这些问题可以覆盖所有关于设计与制造的领域,关于工具材料技能,也关于所有的融合。我在我的实践中尝试拓展了同我协作的领域,但我仍旧保有我对文化和历史领域的理解,并将始终尝试诗意地去表达,而持续地去置问技术在文化和历史里所扮演的角色。

      我已在香港进行两个个人展览,基于我的作品概念,目标和整个研究过程的进展,我已经对这些问题展示了一部分我的回答。首先是2019年底在歌德学院的展览。第二个则是在2020年由五月到十二月的展览。这个展览由香港大学美术博物馆筹办,而附近就有他们的陶瓷馆藏和关于陶瓷的研究成果。这些展览以及随之而来的出版物就是我实践的延伸结果。他们公开传播了我的艺术研究,并进一步论证了我论文所主张的有效性,这种主张涉及一种新的实践模型价值:数字化工艺(Digital Craftsmanship)。

      从更加个人的角度来说,最近的两次展览将我又带到了一种最古老的人类制品面前:这就是陶瓷。这悠久的工艺让我想起《爱丽丝镜中奇缘》里疯帽客的茶会。那茶会超越时间的限制(或许,亦超越空间的限制)。爱丽丝在镜里镜外来回穿梭,而对我而言,电脑屏幕的内外互相映射。制造一个能有4000岁高龄的3D打印茶杯将是多么新奇的事情,而人类工艺的奥妙无远弗届,正邀请我从茶杯中啜饮一口喜悦。

      编后语:

      Tobias Klein数字工艺领域的先锋艺术家。他将自己毕生的追求灌注到3D打印数字化工艺的宏远事业之中,他为之倾心缔造的数字化分身足以描述一种宏观科学的对称性。然而,欣赏作品有很多种方法和理由,无论是美学、哲学、科学和艺术,这些超凡而独具创意的灵感源源不断地从他深蕴智慧的思想中迸发出来,这一切均来源于他对科学艺术领域的深刻参与和领悟。

      Tobias Klein作品的多面性在于对跨学科的广泛涉猎和探索,这些学科广泛涵盖了建筑、艺术、科学、医学和哲学,在提到对于未来科技延展人生的追求与看法时,Tobias Klein如是说道:我会不断向技术、理论和文化性的实践方向前进。

      整理:Claire Jiang@3D Imperial

      撰文:Gui Xin@3D Imperial

      版权声明:本文为 3D 帝国网独家原创撰稿,图片及视频(音视频资料)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凡侵犯本公司版权等知识产权的,本公司必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