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名家观点

    3D打印如何将无形之声化为最美好的存在
    ——《3D Imperial》独家专访法国数字艺术家Gilles Azzaro

    2020-05-20来源:3D帝国网

      Gilles Azzaro(吉尔斯·阿莎罗)

      法国数字艺术家、声音雕塑师、鼓手

      法国第一个创新实验室成员

      其作品主要涉及声音重现及三维实体化

      毕业于图卢兹第二大学

      出生在卡萨布兰卡

      对于很多人甚至是业内人士来说,“声音3D打印”这一概念是非常陌生的,因为我们很难想象声音可以被打印出来。当然,我们也充满了些许疑惑,那就是声音是如何被打印出来的?

      早在2018年,《3D Imperial》带着这些问题独家专访了法国数字艺术家、声音雕塑师Gilles Azzaro,他向我们诠释了对于声音3D打印的理解。当时,Azzaro凭借着作品“NEXT INDUSTRIAL REVOLUTION”轰动全球,更在白宫亲自展示了3D打印的声音作品,并受到前美国总统奥巴马的接见。那时,Azzaro的作品多以爱之名向世界传递和平与美好的向往。如今,Azzaro带来了其全新之作,其中包含了与前期作品不同的设计理念。本期《3D Imperial》带你走进声音雕塑师Gilles Azzaro的声音3D打印世界,看Azzaro如何将无形之物可视化,如何将声音形象化。

      NEXT INDUSTRIAL REVOLUTION Image©Gilles Azzaro

      《3D Imperial》:目前而言,您是否认为3D打印技术是将声音可视化和形象化的最佳载体?

      Azzaro: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想说的是,我觉得自己很荣幸可以成为两次接受《3D Imperial》采访的艺术家。

      正如你所说的,目前而言3D打印确实是一种将声音可视化和形象化比较好的载体。当我刚开始尝试将声音形象化之时,对于数字技术还不是很了解,而且当时也没有相关的设备,打造模型的成本也是非常高的。契机出现在我和朋友们创立的法国第一个“创新实验室”,这让我有机会接触到3D打印机,可以首次将我的作品打印出来(代表作:Next Industrial Revolution)。根据当时的记录,我们总共耗时350个小时并拆分成11个独立的零部件来打印,从那之后,3D打印便成为我将声音可视化设计的工具。

      注:创新实验室,又称微观装配实验室(Fabrication Laboratory),是美国麻省理工(MIT)比特与原子研究中心发起的一项新颖的实验室——一个拥有几乎可以制造任何产品和工具的小型的工厂。目前,人类正处于第三次数字革命的前夕,在这次以“个人制造”为核心的革命中,相关的材料技术和信息技术已经露出苗头。Fab Lab正是即将到来的革命大潮前跃起的浪花。

      Next Industrial Revolution:2013年2月12日,美国联邦大会上,前美国总统奥巴马进行了国情咨文演讲,该演讲致力于开发和创建新的Fablab,同时推动3D打印技术的发展。Gilles Azzaro将该演讲音频转化成了3D打印雕塑,并将该作品命名为Next Industrial Revolution。

      NEXT INDUSTRIAL REVOLUTION Image©Gilles Azzaro

      《3D Imperial》: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您如何理性的看待3D打印技术与传统工艺之间的差异?

      Azzaro:这取决于你想要用哪种方式来创作。事实上,这个问题非常复杂,为了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如果你需要用三维立体的方式来制造出声音作品,但却不使用任何新技术,而只有一支笔和一个手工锯,很显然这是非常难以实现的,但3D打印是可以实现的。

      打印声音的3D建模工具是我独立开发的一款软件程序,该程序能将音频文件用3D的形式呈现出来,当然我是唯一使用这个软件的人。我认为这项工作是不可能通过手动操作完成的,这种成段的声音如果采用手动建模,几乎无法被听见,或许最终只能呈现出可能看起来的样子。

      准确描述一幅3D作品的坐标是非常困难的,因为它有上千个,甚至是上百万个点需要被精确地放置,然后精准地相连,然而,这仅仅是建模的一部分。而在生产过程中,同样有精确度的问题,目前只有电子设备才能实现一定的精准度。

      《3D Imperial》:据悉,您花了6年的时间来研究3D声音播放器,在制作这个产品的过程中,有哪些令你印象深刻的地方?或者说哪些是你觉得最困难的地方?

      Azzaro:确实是这样,现在我们迈入了研究的第七个年头!设计和研发出Macrogroove是我进行的最有意义的探索之一。这项成果是一个将不可能变成可能的过程。用3D打印声音已经是一大壮举,也花费了我很多年的时间来完成,我现在已经能打印出声音的形状了。于是,我开始研究如何来读取3D打印的声音,然后把声音再播放出来,现在这一想法终于实现了。

      Macrogroove Image©Gilles Azzaro

      当我在创造自己艺术作品之时,发现3D打印声音这项工作很是复杂,因此,我不得不组建一个专家团队来帮助我。包括Toulouse IRIT laboratory(法国图卢兹IRIT实验室)的REVA团队,这个团队是由一群多媒体和3D人工视觉重建的专家组成的,其中包括科研人员和众多学生。我的团队成员有:Paul Chable/Yvain Quéau/Axel Carlier/Jean Mélou /Matthieu Pizenberg/Thomas Forgione,领导这个团队的是Jean-Denis Durou。

      我们花了6年的时间来探索各种可能性,尝试把打印数据转换成可利用的数据,然后提取其中的声音。我们研发了一系列的模型,我们改了编码,然而打印出的声音的外观总不能让我满意。我们也尝试了使用3D扫描仪来测试各种不同的获取声音的技术,并尝试了所有可能的方案,同时确保我们的信仰和最初目标。我们开始的出发点很简单:在保证声音质量的同时,如何从3D打印一段声音中提取所有的数据。

      Macrogroove Image©Gilles Azzaro

      经历了多次的错误尝试,将研究范围逐步缩小,最终找了解决方案:将数据物理化,然后将物理化的内容转换回数据。用固体的有形的方式来展现看得见、听得到的3D打印声音。

      对于作品Macrogroove,我们并没有改变最初3D打印的想法,因为它已经拥有了所有有效数据来保证高质量的声音再现。当我开始这个项目的时候,我就知道,有一天我一定会找到一种方式,让3D打印出来的声音被播放出来。

      REVA团队证明了我之前联系过的那些私人研究实验室是错误的,因为那些实验室都认为我的作品是不可能被实现的。对我而言,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REVA团队的活力、不屈不挠的精神和聪明的才智。团队成员不断利用他们的天分、数学能力和专业知识来实现了一些东西。而这些东西,其他人甚至都不知道可以实现。当团队进行研究时,他们能够聆听我的设想,并且把我作为艺术家的一些的奇思幻想都考虑在内。

      我知道我让REVA团队经历了一段不太好过的日子,因为我每次会议中都不断提醒他们,我们所做的一切都不仅仅是一种艺术品。但是我们成功了,我们最终实现了我所需要的东西。尽管Macrogroove看起来是一件已经完成的艺术作品,但是它未来可以更完美,我把它看成是一份草稿,一份关于更好的艺术作品的草稿。

      现在我们已经知道如何进行操作了,我们正在进行一项和Macrogroove很不同的项目,这个项目可以克服约束3D打印声音的一些东西------时长,因此,我们能够打印时长更久的录音。

      《3D Imperial》:作为声音雕刻师,您是否考虑过利用3D打印技术打印视频呢?

      Azzaro:当我们研制作品Macrogroove的时候,我曾设想过为什么不做一个既可以读取声音,又可以读取视频的作品呢。对于音频而言,可以更容易被编码和修改,于是我们简单地把我很多年前用过的编码再采用了一次,结果相当成功。此外,Macrogroove本身也是播放器,为Macrogroove增加一些附加功能更为巧妙。

      而3D打印带有声音的视频,将会是我新作品的基本要素,整个作品的内容将围绕打印出的视频本身。想象一下一个用3D打印出的多媒体图书馆,图书馆的内容会根据时间的推移不断更新。这不是关于科技的解说,而是关于作品本身的意义和作品所传达出的含义。

      《3D Imperial》:总有人认为3D打印作品都是利用科技来哗众取宠,而您的作品灵感多来源于哲学和感想,可以和我们分享一下您关于Armstrong和Macrogroove作品的灵感来源吗?

      Azzaro:事实上,3D打印是一种新的生产工具,几乎可以在任何地方,被任何人所使用。从一个喜欢自己DIY的人到一个专业人士,他们都可以利用3D打印技术来制作出装饰品或者更复杂的机械部件。

      一些艺术家,包括我自己,都认可3D打印技术作为一种新的展现方式,为我们提供了新的创造性机会。我个人的观点更倾向于艺术家需要寻找不止一种审美结果。艺术品需要传达出多种多样的信息。艺术家们通过作品将文字、思想、感悟和情感分享给大众,每个人都可以找到属于自己的最佳的表达方式来和全世界对话。对我而言,我假定最重要的就是无形的东西,这种无形可以通过情感和内心的情绪所体现。这比我们所看到的有形之物来说要为重要,我们需要超越无形之物,看到更深层的内在。

      Armstrong Image©Gilles Azzaro

      《3D Imperial》:据悉,您想将作品送至月球之上。为何会有这一想法,有什么特殊意义吗?

      Azzaro:当时,FabFoundation(MIT Fab实验室项目,一个通过跨学科STEAM项目改造世界的开放实验室)让我创作一个新的作品来庆祝人类登月50周年。我认为向这些登月先驱致敬是非常重要的。我最开始的想法就是让Neil Armstrong(尼尔•阿姆斯特朗,世界上第一个踏上月球的宇航员)的灵魂再次回到月球。我很肯定的是,对于阿姆斯特朗来说,月球将会是他最完美的安息之处。于是我为NASA(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设计了Armstrong这个空间作品。我想要把我的雕塑作品送到月球表面,一个被称为静海(The Sea of Tranquility,是1969年登月舱鹰号登月的地方)的地方。这将会是一个意义非凡的作品,把空间技术和人类的记忆相连接,甚至是和人类历史相连接。为了加强地球和月球间的这种连接,我设计出了一个新的系统,让人类可以通过智能电话来和雕塑进行交流,然后听到来自外太空传来的声音,用Neil Armstrong的声音说出那句名言:“这是个人迈出的一小步,但却是人类迈出的一大步”。240,000英里以外的声音,只需要几秒钟就可以传递到我们的耳朵里。但可惜的是,由于种种原因,这个项目没有最终实现,但我觉得我设计的东西,是Neil Armstrong想要的。

      此外,月球对我而言意义重大。月球不是黑暗的,而是光明的。在我看来,月球就是第二个太阳,是美妙的光源和灵感的来源。地球与月亮是密不可分的,正如宇宙中任何事物都是成双成对出现的,没有必要去打破这样一种美好的平衡组合。

      Armstrong Image©Gilles Azzaro

      《3D Imperial》:如何理解声音雕塑带给我们的现实意义?

      Azzaro:也许我的声音雕塑作品确实能带来很多重要而且现实的意义。但于我而言,我知道什么能激励我去创造这类声音雕塑作品,知道其中蕴含着怎样的重要意义,明白最重要的部分就是发现什么是无形的。

      此外,这也是艺术和人类的对话,艺术是为了人类而创作的,每个人眼中的艺术都是美的一种形式,甚至都带有某种特殊的含义。我不确定的是我所尝试传达的信息是否和别人的感知是一致的,但对我而言,作品所要表达的含义是显而易见的。

      《3D Imperial》:公司在近期还有哪些规划?

      Azzaro:我还有很多的计划。虽然有些计划目前还处于创意阶段,但有些已经取得了一定的进展,而且相当有难度。也有一些计划和我之前所从事的工作有很大的不同,这些新的项目与声音、视频等没有关联性,但却和无形之物密切相关。我现在正在探索如何用数学技术来将这些无形之物三维化、形象化。

      编后语

      如何定义3D打印的魅力?将无形之声化为可视之物就是最有力的表现。在Azzaro的作品之下,我们看到了新技术带来的更多可能性,在与传统工艺的相较之下,新思维创作更具灵活性,也更具前瞻性。当有趣的灵活遇上创新科技,或许一切无形之物终将能化为美好的存在。

      整理:Claire Jiang@3D Imperial

      撰文:Kris Tsui@3D Imperial

      版权声明:本文为3D帝国网独家原创撰稿,图片及视频(音视频资料)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凡侵犯本公司版权等知识产权的,本公司必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