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名家观点

    颠覆传统博物馆概念,用当代科技讲述全新故事
    ——《3D Imperial》独家专访苏格兰当代艺术家Alice Martin

    2019-08-15来源:3D帝国网

      Alice Martin(爱丽丝·马丁)

      苏格兰当代艺术家

      毕业于格雷艺术学院、苏格兰高地和岛屿大学

      从事博物馆学相关工作

      现居斯特林郡

      image©Alice Martin

      提及博物馆,你可能会想到馆藏作品,因为这些重要馆藏往往能够代表一个时期最重要的审美和历史价值。徜徉于不同的博物馆,我们总能在陈列的旷世杰作中找寻到美好的时光,这些艺术品有的妇孺皆知,有的默默无闻,皆搜罗自世界各地的公共和私人收藏。

      你可以驻足于宽敞的走廊,或参观具体的展览,从永久收藏中选取作品呈现特定的主题和内容。然而,你却只能驻足远观,不能触及感受。来自苏格兰的当代艺术家Alice Martin敏锐的观察到了这一点,Martin利用3D扫描和打印技术将艺术博物馆中的文物复制共享,可以让人们近距离观赏,甚至触摸它们。巧妙运用了现代技术的Martin发现,传统的博物馆概念正在被颠覆,如何更好的讲述好故事,和参观者互动成为她所要探讨的问题。本期《3D Imperial》带你走进苏格兰当代艺术家Alice Martin的博物馆世界。

      Copy in Context image©Alice Martin

      《3D Imperial》:作为一名当代艺术家,您为何会执着于博物馆艺术?

      Martin:我一直对博物馆或考古过程中所产生的视觉和概念上的可能性感兴趣,艺术家可以区别于博物馆的展示方式,表达自己的想法。在这一过程中我们发现,传统的博物馆概念已被批判性的颠覆了。

      对于当代艺术,我感兴趣的是随机的一个构思、一个想法,然后试图通过视觉传达出来。我的工作方式是以概念化为基础的,而不是将材料和美学作为重点(这部分将在后期出现),目前我只想使用最有效的媒介来传达我的想法。在我的工作中,让我感到兴奋的是重新创造一些新鲜事物,并带来新的能量。因此,我的兴趣在于博物馆藏品中的物质文化,特别是那些容易被忽视的艺术品。经过对现有博物馆的广泛研究,我很快了解到文化组织为何会使用到3D打印等新兴技术了。

      博物馆的目的是分享知识,我试图用作品中曾使用过的材料来理解这一点。在过去的两年里,我一直在以3D打印合成的形式来重新塑造原创作品。我通过使用公共图像和开源3D模型等开放数据来实现这一构想。我选择的材料通常与遗产、考古学、古典主义和艺术史有关。真实性概念来自于诸如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环视世界(例如圣雷蒙德博物馆)和SketchFab(3D控件平台)等共享的精确信息。我也会通过在阿伯丁美术馆和博物馆的项目,来获取相应的扫描数据。

      Trajan Two Ways image©Alice Martin

      The Museum of Dispensability

      image©Alice Martin

      《3D Imperial》:在您看来,如何定义全新的博物馆概念?核心是什么?

      Martin:在以前,博物馆从根本上来说就是一个存储各种文化的建筑,而如今,它是一个以社区为核心发生了变化的场所。也许在后数字时代,随着公众的精神文化需求的增多,一件文物的价值不再成为吸引人的要素,而是它所讲述的故事。这样不仅能吸引关注,也是艺术探索的一个很好的方式。二十一世纪的博物馆必须跟上一个不断变化的社会,不仅要与过去和现在建立联系,还应该理解新鲜的想法和辩证的理论。我认为博物馆应该更新技术手段,如3D打印技术,辅助和加强现有技术,而不是取代原有的技术。

      Copy in Context image©Alice Martin

      《3D Imperial》:您是在何时接触到3D打印技术的?

      Martin:我第一次接触到3D打印技术是在2016年,当时我在斯特灵史密斯美术馆和博物馆实习,也是在阿伯丁格雷艺术学院的最后一年。当时我在协助一个展览,里面有一个3D打印的布鲁斯墓的复制品,该墓穴由19个碎片重组而成,由苏格兰历史环境(HES)进行了3D扫描,这意味着该墓的一大部分都可以运用3D打印技术打印出来,丢失的部分也能得以完善,该技术的潜力得以显现出来。而在此之前,我对3D打印的看法是有限的,因为它似乎有些难以接近。当时我并不确定3D打印可以成为美术创作的一种工具,但自从接触到该技术后,我就发现很多艺术家也在做着相同的事情。因为艺术家天生就在不断地接触和运用到新技术,改变和重塑着事物的发展,这似乎已成为约定俗成的步骤。

      A Present from Stirling image©Alice Martin

      《3D Imperial》:您如何看待3D打印等新兴技术和博物馆之间的关系?

      Martin:博物馆和3D打印如果能以一种新旧结合的方式得到真正融合的话,或会是一个富有成效和令人兴奋的结果。3D打印可用于保护、教育和功能辅助,越来越多的博物馆正在使用3D打印技术,通过用其复制文物与外界进行交流,以有形的方式分享文化,通过具有可触摸的交互对象,表达全新的认知。因为通常情况下博物馆和美术馆是禁止有这种触摸互动的。3D打印催生了不同打印材料和工艺,从而使得博物馆文物的呈现方式变的无限而多变。

      《3D Imperial》:3D打印给您的工作和生活带来了怎样的影响?

      Martin:如前所述,“想法”是我工作背后的驱动力。3D打印作为一种媒介,可以创造出一种全新的艺术形式。值得一提的是,我从事的是安装、数码打印、版画制作以及丝网打印,就目前而言,3D打印也是可行的。我认为增材制造的精细度和打印速度也是吸引人们使用它的重要因素,尤其是对于我们这种工作方式的人来说。

      A Present from Stirling image©Alice Martin

      《3D Imperial》:您想通过3D打印的作品表达什么?

      Martin:归根结底,我不希望观众凭假想去接受某些事,他们应该对此提出质疑。3D打印的出现,让观众能以不同的方式观察事物。目前,我正在使用全彩打印,测试打印过程中可能存在的问题。将原始作品的数据通过3D模型的形式打印出来,纹理完好无损,衔接精确,这对我来说是不可思议的。我想如果采用另外一种工艺来制作,效果可能就不一样了。有时,我鼓励观众通过触摸来感受这些3D打印的作品,这也是我在工作中的第一次尝试。我更喜欢打印材料的不确定性,在没有说明物体是3D打印的情况下,很多人认为是陶瓷工艺制作的。

      《3D Imperial》:您以为年轻设计师是否应该突破现有技术的禁锢,去勇敢接受新鲜事物?

      Martin:我认为,新锐设计师应该不断尝试突破技术的界限,以通过创新探索更多的未知。3D打印等新技术并不是视觉艺术设想的主要工具,但艺术家们仍在通过不断挑战,采用不同的技术做相同的事情。

      Angel Enhanced image©Alice Martin

      《3D Imperial》:目前正在尝试哪些新作,公司在未来有怎样的发展方向?

      Martin:我有两个项目正在进行中,第一个项目涉及混合3D打印(来自HES的模型),将在今年9月的artefacts的保护会议上展示。同时,我也在为我的第一个个人展览而努力,这个展览将在今年11月底在斯特灵的托尔布斯举行。

      《3D Imperial》:您想对《3D Imperial》的读者和您的粉丝说些什么?

      Martin:感谢那些对我的工作感兴趣的人,这是对我最大的鼓舞。我希望我的作品能以不同的艺术呈现方式展示给观众。

      image©Alice Martin

      编后语:

      Martin以新兴科技突破性的颠覆了传统博物馆概念,改变重塑着事物的发展。。Martin明白只有让文物呈现在大家面前,让人们切身感受到精神内涵,才能让博物馆更好的传播文化。博物馆作为藏有无数故事的宝库,如何通过展览“讲故事”,如何为观众“讲好故事”也就成了一个挑战。好的故事叙述会引发共鸣,带给大家无限的联想空间,并影响到不同的群体,甚至是跨代观众。最终,每个人都能在其中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

      整理:Eri Chian@3D Imperial

      撰文:Kris Tsui@3D Imperial

      版权声明:本文为3D帝国网独家原创撰稿,图片及视频(音视频资料)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凡侵犯本公司版权等知识产权的,本公司必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