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名家观点

    走进艺术级全彩3D打印雕塑世界
    ——《3D Imperial》独家专访荷兰独立艺术家Eric van Straaten

    2019-06-14来源:3D帝国网

      Eric van Straaten(埃里克·范·斯特拉顿)

      1969年生于莱顿

      荷兰独立艺术家、数字雕塑家、摄影师、创作型歌手

      现于格里特·里特维尔德学院的CadCam车间(学院工厂)担任经理一职

      现居荷兰哈勒姆

      其雕塑作品在荷兰、比利时、美国和日本画廊有售

      image©Eric van Straaten

      全彩3D打印因技术要求高,色彩丰富多变,历来都是行内竞相角逐的对象,一度成为吸引大众眼球的亮点。正因如此,该技术应用于艺术创造并不多见,即便经验丰富、应用数字化技术的艺术家也不敢轻易尝试全彩打印。而在荷兰,独立艺术家Eric van Straaten将全彩3D打印雕塑发挥到了极致,其作品已成为众多画廊和收藏家的抢手货。

      通过Straaten的作品,我们能感觉到全彩打印带来的精妙之处,也能触及到艺术与科技带来的新兴市场。有人说Straaten的作品包含某种古怪的色欲感,对此,他并不否认,他认为特殊的质感材料与这些卡通人物形象所产生的反应正是他们的奇妙所在。“我的品味有点‘过时’,甚至可能有些庸俗。但我不喜欢抽象或概念性的设计。”本期《3D Imperial》带你了解Eric van Straaten的艺术级全彩3D打印雕塑世界。

      《3D Imperial》:您如何定义自己的设计风格和受众群体?

      Straaten:总的来说,我想在我的作品中实现某种特定的让女性更美的追求。在设计中,我试图使用类似于卡通的人物形象,以一种增强美感的方式去尽力实现,虽然她们是采用数字技术所制成的娃娃,但看起来并不异形。洋娃娃对我而言很有吸引力,她们让我感觉很奇妙,或是因为这些表面上没有生命的东西,能给我们一种亦真亦假的错觉,她们似乎在“看着”我们(与我们进行某种对话)。

      我的目标在于雕塑的整体表达,同时又不失数字感。有人说,这些雕塑有种奇怪的情色元素,但是她们是完全虚拟的,是我凭空想象出来的。就像芭比娃娃一样,她们永远不会是真人,也不会以真人为原型。她们杏仁软糖般的质感材料与显而易见的纯真情景产生了美妙的共鸣,在媚俗与艺术的边缘处保持着平衡。

      在我的个人雕塑中,我试图讲述一个关于当代社会和自然环境之间的故事。纵使人们知道他们操纵着其他物种、使用着大量的石油燃料……对自然资源是致命的,但是他们仍然乐此不疲。我希望同时我也相信,我的观众能够喜欢我的某个雕塑,并因此得以反思。

      《3D Imperial》:您之前是一名摄影师和音乐家,为何会转行成为一名雕塑家?

      Straaten:在我的音乐生涯中,我被称为创作型歌手。之所以放弃了那份事业,是因为我不再喜欢于嘈杂和恶劣的现场表演条件,而且灵感不应仅限于此。更重要的是,我认为我在“想象”方面的天赋相比其他更胜一筹。此前我也经常制作手工娃娃来增加额外收入,虽然我很擅长这些,但也花了很多的时间。十年前,我的合作伙伴(艺术家詹妮弗·霍斯[Jennifer Hoes])被荷兰的一家技术学院邀请参加了一个3D打印研讨会。受此影响,Jennifer建议我们尝试采用3D打印技术来制造我的这些娃娃。结果如大家所见,3D打印工艺比纯手工艺雕刻的效果还要好。

      注:Jennifer Hoes,中文译名詹妮弗·霍斯,荷兰艺术家。詹妮弗更喜欢将设计称之为“应用艺术”,因为在她看来“设计”这个词太过圆滑且反复无常,我们也能从她的作品中略知一二。Jennifer在阿姆斯特丹Gerrit Rietveld学院的设计实验室学习。2003年,开始了她设计师和艺术家的职业生涯,从此她就没有考虑过设计、艺术和生活本身之间的界限,她认为这是人们必须习惯的事情。甚至连杂志期刊都不知如何刊登她的作品,“我们不知道我们应该在设计专栏还是艺术专栏来发表你的作品。”如今,设计和艺术的交融已成为荷兰设计的一个主题,Jennifer因此走在了艺术的前端,尽管这超乎她的预料。

      《3D Imperial》:作为极少数采用全彩3D打印技术制作模型的艺术家,您是如何看待3D打印这门技术的?

      Straaten:我曾认为没有技术可以达到超级超现实主义的水平,但是用三维建模是可以实现的。工业级3D打印是唯一一种可以让全彩数字模型变得有形且接近原型设计的技术。然而,全彩3D打印并不像想象的那么简单,其数字化文件处理极其困难,而且操作3D打印机需要深厚的技术知识。由于刚打印完的雕塑比较脆弱,需要密集的后期处理才能达到满意的强度和美观效果,加之全彩3D打印技术难以掌控,所以能否打印出完好的成品需要丰富的手工艺经验和技术支持。我相信,此时此刻我是少数可以制作出艺术级全彩3D打印雕塑的人。

      从技术层面上来讲,我的灵感来源于如何使用有限的手段去实现“完美”成果的过程。虽然数字领域看起来为我们的工作提供了无限的手段,但3D打印相对而言还是一个巨大的技术挑战。我喜欢这种可变通的工作方式,我将努力把用户需求和不同的软件技术结合起来,这看起来更像一次艺术探索之旅。

      注:超级超现实主义(该词条释义来源Quora),超级超现实主义是对传统超现实主义中所表现的主题和理想的接受,并对其进行高度化的改造。超级超现实主义大约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它的主要媒介是摄影和手工的创造性组合。现在的某些事物被称为超级超现实主义,主要指的是精心细致的照片或绘画。

      《3D Imperial》:您认为诸如3D打印等新兴技术与传统工艺相比有何利弊?

      Straaten:对我来说,这项技术的两个最大优势是:在设计时,你可以任意回到之前的状态(例如,在三维设计时可随时使用undo指令,这在物理雕塑中是不可能的);同时,也让我发现某些数字雕塑比手工雕塑还要好。但该技术也有其弊端,有人认为3D打印成型的多为“塑料”制品,这与传统的绘画和雕塑相比不能称之为真正的艺术。我承认,很多3D打印材料对于一件艺术品来说较为低廉,但我使用的材料(如陶瓷粉末等),其质地与艺术雕塑所要求的所差无几,质量非常好。目前在3D打印工作中面临的最大缺憾是,我们总是在电脑上做着二维工作,很难从屏幕上获得一件作品的真实触感。也许在未来,结合虚拟现实技术,我们的工作会变得更加容易有趣。

      《3D Imperial》:从设计到打印成品,一件作品需要经过哪些特定程序?

      Straaten:大多数情况下,一件新作品的开头都需要设定一个想要讲述的故事或想法,也可以是一个某个特定的动物或道具。随后,我将开始创作看似有趣而又矛盾的情景。通常,经过几周不同的尝试和组合,一件作品的雏形就完成了。完成后将设计稿导入可3D打印的文件中,这个导入过程可能需要很长时间,因为打印场景中很多位置都需要有足够量的材料做打印支撑。而在整个打印过程中,也会大量的修复和处理程序,因为每个打印机在打印精度上是不一致的,所以一个雕塑作品可能会打印好几次才能得到满意的效果。同样,在一个雕塑打印过程中,很多地方可能会出错,如零件可能会断裂,表面可能会损坏等。你可以想象生产成本有时会超过销售价格。

      《3D Imperial》:目前正在尝试哪些新作,公司在未来有怎样的发展方向?

      Straaten:在十年的运营过程中,前几年我的作品都是由一家大型外部机构打印的。但我发现对于最终结果的把控太少了,所以我决定自己制作,直到一位喜欢我作品的收藏家送了我一台3D打印机,从那开始我便拥有了制作的控制权。在过去一年里,我一直使用全彩3D打印机(3D Systems ZPrinter 650)来打印我的作品,并根据需求定制自己的耗材,因为制造商提供的材料对于个人来说价格昂贵。我认为我是目前唯一一个能够使用自己研制的墨水和材料进行全彩3D打印的艺术家。

      《3D Imperial》:您想对《3D Imperial》的读者和您的粉丝说些什么?

      Straaten:期待我在新的一年里取得更大的成就!

      编后语:

      你一定好奇Straaten的作品中的这个女孩是谁,从其众多作品来看似乎描绘的是同一个女孩的不同人生阶段,那么她到底是谁?Straaten说,这个女孩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孩”,或者称之为“我所能创造出的最美丽的女孩”。其实,这一人物形象就是Straaten自我感觉、幻想和想法的可视化,“不同的作品反映了我的内心想要什么、害怕什么、失去了什么。”这种与内心声音的对话,充斥着矛盾与关爱。

      Straaten认为艺术家应该打破技术和学术上的枷锁。同时他认为目前3D打印和相关设计在技术应用上仍然非常困难,这种技术只适用于非常擅长数字化设计的艺术家。“以我的经验来看,这是一个罕见的组合。”没错,正因稀少却更容易受到关注,当然也给艺术创作带来了全新的技术挑战。除了伟大的天赋,还要懂得如何融合与取舍。

      整理:Eri Chian@3D Imperial

      撰文:Kris Tsui@3D Imperial

      版权声明:本文为3D帝国网独家原创撰稿,图片及视频(音视频资料)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凡侵犯本公司版权等知识产权的,本公司必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