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名家观点

    Emre Can:3D打印赋予了陶瓷全新生命
    ——《3D Imperial》专访土耳其陶瓷艺术家Emre Can

    2018-10-15来源:3D帝国网

      --Emre Can(埃姆雷·詹)

      --1984年出生于土耳其博聚于克(Bozüyük)

      --先后毕业于亚非亚科卡特佩大学(Afyon Kocatepe University)美术学院陶瓷系(本科)、社会科学研究所(研究生)

      --陶瓷艺术家、设计师、讲师

      --于阿纳多卢大学(Anadolu University)美术学院担任研究助理

      --获奖众多,其作品曾多次参与国家和国际团体展览

      image©Emre Can

      “白玉金边素瓷胎,雕龙描凤巧安排;玲珑剔透万般好,静中见动青山来。”巧夺天工的陶瓷制作工艺,自古就因极高的实用性和艺术性备受世人推崇,更成为中国文化输出的重要载体。时至今日,陶瓷文化在中国历史长河中举足轻重的地位仍无可撼动。

      新工艺、新技术让陶瓷制作更为精细,更有个性。依赖于不断钻研与创新突破,在当前的新常态下,诸如3D打印等新技术的介入,为陶瓷产品的个性化定制和功能性快速转换(如结构陶瓷和功能陶瓷)作出了新的贡献。而在3D打印基础上中国创新性的陶瓷4D打印更为陶瓷的应用空间和市场环境带来利好。为何将3D打印技术应用陶瓷领域,如何与传统工艺相融相通?本期《3D Imperial》将带你了解土耳其陶瓷艺术家Emre Can,听听他是如何用全新技术赋予陶瓷工艺全新生命的。

      《3D Imperial》:您是在何时接触到3D打印技术并应用该技术的?

      Emre:我是在Antwerp(安特卫普:比利时第二大城市)的Unfold Studio接触到陶瓷3D打印技术的。当时我已是阿纳多卢大学美术学院陶瓷系的研究助理,我将“如何将陶瓷3D打印技术作为一种工具来制作艺术品”作为论文主题,并进行深入研究。在Unfold Studio我了解到了关于陶瓷3D打印的相关信息,我发现我们可以用陶瓷3D打印机来做很多事情。如能正确的使用该技术,对于每个陶瓷艺术家来说都有不同的意义。2015年8月我进行了第一次3D打印实验,当年12月在购买3D打印机之后我在阿纳多卢大学正式开始了我的科研工作。

      DETERIORATION image©Emre Can

      《3D Imperial》:您认为在艺术创作中,3D打印技术扮演着怎样的角色?

      Emre:你知道吗,陶瓷是一种传统制品,并有着悠久的历史。从过去到现在,人类都在用不同的塑造方法来赋予陶瓷鲜活的生命。我认为3D打印是陶瓷成型的一种新方法,亦可用其来制作艺术品。不得不提的是,当我第一次用3D打印技术来进行陶瓷工艺创作时,很多人都认为从3D打印机输出的产品是不会成为艺术品的。但结果证实我是对的,传统工艺不能满足一些复杂形式的表现,而3D打印与传统工艺不同的是,我们可以切身感觉到更多的创作自由,这会让艺术家更有创造力。

      《3D Imperial》:那么,如何看待传统工艺与3D打印技术的结合?

      Emre:当我们可以用3D打印机来设计和创造艺术品时,我们就需要把3D打印机看作是一种造型工具,与艺术视角相辅相成。而传统的陶瓷成型和烧制工艺与3D打印技术的相融,将更为突显艺术家的个性。

      Optical Efect Image©Emre Can

      《3D Imperial》:作品中为何要展现具有鲜明的内外部结构和组织系统?

      Emre:自然界中存在的所有事物实际上都有我们所看不到的骨骼结构和系统,这也是我一直想知道和探究的。在我的很多作品中,我都曾尝试用传统的塑形方法来探索这种结构类型,但没有我所想要的效果。可以说3D打印实现了我的创作梦想。

      注:Emre认为周围的自然物质及内在结构,是影响其创作的重要因素。其目标是将人造模具变成具有不同触觉的有机结构,捕捉人造与有机之间的对立,并让机器生产的陶瓷结构变形以创作新的表现形式。

      《3D Imperial》:关于Seljuk和MIDDLE EAST等系列作品的背后,有怎么样的故事?

      Emre:先从Seljuk系列说起,塞尔柱星(Seljuk star)是安纳托利亚的一个传统主题,我的目标是用现代的塑造方法重新诠释一个几百年前的帝国统治与崩灭。无巧不成书,在其制作过程中,因机器在夜间运转时发生错误,产生了一些列失误操作,让成型的作品显示出了不完美的内部结构,于是我欣然接受并运用了这种神秘的表现形式。此后,我便有了一个想法,挖掘一种可控的方式来创作这种“错误”的纹理结构,Seljuk系列由此诞生。MIDDLE EAST系列是在发现3D打印技术的优势后进行的进阶创作,因为我发现我可以借助网格结构和组织系统来塑造某些有意思的艺术品。打破外部表面,让其支离破碎,呈现出内部组织,如同土耳其邻国和中东(MIDDLE EAST)的战乱纷争。作为一名艺术家,我们会受这种环境的影响,我想通过作品来表现那些生活在战争中的人们。

      Seljuk image©Emre Can

      MIDDLE EAST image©Emre Can

      《3D Imperial》:您认为设计师应如何培养设计热情,挖掘创意天赋?

      Emre:我是一名陶瓷艺术家,我认为艺术和设计是有区别的。虽然近年来,设计和艺术的界限越来越接近,越来越模糊。但两者还没有到完全持平的水准。首先,我认为设计师都应先接受良好的教育,能从一个不同于他人的角度看待事物。其次,我认为设计师应具有创新精神,了解他们所处社会的结构和文化特征。

      《3D Imperial》:中国有悠久的陶瓷文化历史,也是陶瓷3D打印技术的重要参与者,您如何看待中国市场?

      Emre:中国是一个有着极其庞大的陶瓷文化和历史的国家。2015年我有机会来到中国参与2015 ISCAEE国际陶艺教育交流学会系列活动(我的作品也在宜兴的ISCAEE展览上展出),与业内一起分享不同的陶瓷文化和技术。众所周知,景德镇和宜兴是非常重要的陶瓷中心。可以肯定的是,陶瓷3D打印在中国是一个很重要的市场,当然中国也应为其他国家提供更好的营销方式,以拓展全球市场。

      ISCAEE image©Emre Can

      注:ISCAEE国际陶艺教育交流学会成立于2006年,其宗旨和目的是通过国际教育和文化交流的方式,发展、提高国际陶瓷艺术的创作水平,加强、促进传统陶瓷技艺的传承与交流。自成立以来,已经在中国、日本、英国、美国等多个国家相继举办过多次系列活动,每一届盛会均聚集了全球知名的陶艺教育人士,呈现出国际陶艺教育业界交流的最高水平。

      《3D Imperial》:近期或未来有什么发展规划?

      Emre:我将继续陶瓷3D打印技术的发掘,也许我会对更大的3D打印机感兴趣,做更大的雕塑。

      编后语:

      虽然当下先进陶瓷已逐步成为新材料的重要组成部分,成为许多高技术领域发展的重要关键材料,备受各工业发达国家的极大关注。但在Emre的创作中,我们看到的是纯粹的艺术表现形式,是对理想的追求、人性的思索和人生的感悟,这种审美价值的阐述面对的是作为个体存在的艺术家个人丰富的内心世界。Emre的创作似乎在塑形方面已经摆脱了纯粹的实用功能,而是转向心灵的倾诉。对于陶瓷3D打印技术更是情有独钟,在他的众多作品中,抒情言志的表现形式随处可见。

      对于东西方陶瓷工艺的发展,Emre表现了出了浓厚的兴趣,他认为中国的陶瓷3D打印技术输出应做到更为积极、有效,探索新的市场运营模式,实现该技术的产业化和市场化。事实证明,国内陶瓷3D打印的市场虽然发展前景广阔,但瓶颈不容忽视,如原创技术不够、产业规模小、产业链不够健全等。如何突破研发难题,提高3D打印的附加值和材料稳定性是摆在企业面前的重要一课。

      整理:Eri Chian@3D Imperial

      撰文:Kris Tsui@3D Imperial

      版权声明:本文为3D帝国网独家原创撰稿,图片及视频(音视频资料)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凡侵犯本公司版权等知识产权的,本公司必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

    相关推荐